一骑qí红尘妃子笑?新京报:不能简单地将错就错

近日,某自媒体发表的一篇《留意!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刷屏社交网络,文中举了一大串读音改动的例子,比如,远上寒山石径斜”一骑红尘妃子笑”

这篇文章疾速登上微博热搜,网友纷繁惊呼“上了个假学”

实践上,这则“新闻”中的大部分内容,来自国度语委2016年6月6日发布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〉征求意见稿》而这个《征求意见稿》至今尚未正式发布。这也意味着,这篇文章是一条妥妥的假新闻。

针对此事,2月19日,主管汉字读音审定的教育部有关部门回应称,读音改动主要是思索便于推行应用,也思索了多数人的意见,但目前改编后审音表尚未正式发布,关于古汉语生僻音,还应以原读音为准。

固然这是一条假新闻,可是却触及一个大多数人习焉不察的真问题,即语音是原封不动的吗?推而论之,一个字词,民国时期的读音和今天一样吗?明清时期和民国时期一样吗?答案当然都是承认的

按照音韵学的普通分类,汉语语音的展开大致可分为上古、中古、近古、现代四个时期。上古音是先秦两汉时期以《诗经》音系为代表的语音,明清学者称其为“古音”中古音是六朝至唐宋时期以《切韵》音系为代表的语音,明清学者称其为“今音”近古音是元明清时期以《中原音韵》为代表的语音,学者称其为“北音”而现代音就是以现代汉语普通话语音为代表的语音。

能够看出,一个字词,不同时期的读音也是不同的而且,每过几十年就会有一小变,几百年则会有一大变。

比如,依据学者的研讨,先秦时期的上古音存在有复声母,和今天的英文skyflyslow等单词一样,上古音的浊音也很丰厚,还有送气和不送气的区别。这些特性,往常的汉语早就没了再比如,中古音的音节结构十分复杂,以至有四个元音的组合;还有,直到近代音,汉语的入声才逐步消逝。

换句话讲,历史地看,那些“小时分好不容易矫正来的读音”也只不过是汉语漫长语音变化中的一个切面。假如非要按照过去的读音,难道都要去学上古音吗?

事实上,汉言语不时是不时变化、新陈代谢的漫长历史中,不同方言区的人们为了沟通的需求,不时地相互模仿,相互凑合,相互调整,相互融合,经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后,社会群体间便自然孕育出一种彼此都能懂、一种中间形态的言语来,即共同语。

共同语产生后,仍会随着社会的变化而不时演化、更新。演化过程中,一方面不时吸收各方言的成分,以丰厚自己;另一方面也会不时发明出新词汇,顺应社会的变化,让共同语和社会同步展开。因而,共同语不是固定的不时变动的新陈代谢的

正如教育部言语文字应用研讨所王晖教授所说,要用开放、辩证的眼光看待言语变化;同时,看待一些读音不能搞一刀切。再补充一句,更要用展开的眼光看待言语变化。

一骑qí红尘妃子笑?新京报:不能简单地将错就错

由于,民族共同语自身就具有融合性和桥梁性,一方面,共同语在不时吸收各方言成分;另一方面,运用不同方言的人也仰仗共同语得以交流沟通。只需大家在运用这个读音的时分,沟通交流不呈现问题,就没什么好指责的

当然,民族共同语也应该有规范性,这方面,字典和官方发布的语音表就是规范。读音总是变来变去,不只不利于沟通交流,构成一定的紊乱,也会给大家一种无所适从的觉得。

假如要对拼音中止改动,最少得恪守一定的程序,明白树立改动拼音的准绳,比如,所谓商定俗成准绳,简单而言就是少数服从多数。但是关于古诗词当中的一些读音,为了语音语感背后的文化寓意,就不能简单地“将错就错”

因而,不论是什么性质的媒体,看待语音问题上,都不应该为了眼球而蓄意制造紊乱、焦虑以至恐慌,这也是维护好民族共同语的基本请求。